陳年曲 (all叶主周叶 民国向慎戳)

∨应该是长篇吧在没有不可抗拒力的情况下

∨灵感来源重温安意如的《观音》

∨会有些bug欢迎捉虫 且我是历史渣打我吧

∨无存稿 序后补

∨以上

=========================================

第一章 满座衣冠

(壹)



叶修闲悠悠地晃着脚,右手随便拈了颗盐腌瓜子凑到齿间嗑得脆响,时不时还随着台上嘤哎的唱调摇摇头闭着眼睛好不闲时。

这幅场景让站在几步外的韩文清额上青筋欢快地蹦哒了下,置在两侧的手捏起拳头,大力得发出关节摩擦挤压的骇人声响。周围坐着的客人被这人的面色吓得不轻,皆往后面蹭。

“这人谁啊?”有人压低了声音问旁边的同伴。

“不知道,眼生得很。”

“穿得真利索啊,还这么高壮应该是军人吧。”有人打量。

“蓝雨的?”有人猜测。

“不可能,蓝雨有这号人物我怎么会不知……呃。”刚还炫耀似的拔高声音的人却瞬间把半截话咽回肚子里,看来这后面的话也不是什么好话不然怎么会露出这等吃坏了东西的模样。

这时叶修才被窸窸窣窣的议论声挑开眼皮,视线朝眼角斜过去,看清来者嘴角划开:“哟老韩你又在恐吓群众百姓啊?你瞧那人都要被你瞪哭了。”

韩文清没接话,淡淡地收回刮在那人的凛冽眼刀。大步向叶修走来。

站定。

“坐啊。”叶修示意。

韩文清冲叶修旁边的黄木椅冷哼一声,却也还是毫不犹豫地坐下,腰杆依然挺得直直的。

叶修抬眼注视着韩文清坚挺如刀锋雕刻出来的颊线,又伸长手弹去了他大衣肩上的雪渣。

说:“还好被调过来的是你啊,如果是张新杰以他那个性绝对不肯在这种地方坐下。”然后把桌上装有瓜子牛轧糖的瓷碟推了过去。

韩文清摸了摸自己的肩,瞅一眼瓷碟:“我不吃。”

“谁让你吃,让你给我剥瓜子。”

“……”

“瓜子壳不要乱丢,要被戏老板骂的。”叶修不怕死地补了一句假装没有看见旁边人黑沉得滴水的脸色。

台上唱戏的角花腔跌宕,声线明媚撩人。绕着台中盈步转了一圈,髻上的步摇颤得叮铃清脆流光滑过,开口唱道:缠缠心事为哪端,莫吵,莫缠,你看那繁花似锦美梦边顾影自怜桃花面。

叶修继续跟着阖上眼眸摇头。

“是张佳乐?”韩文清兀地问道。

“是啊,他现在脸上涂成这个模样你也能看出来不错啊。”叶修嘿地笑了,看到那瓷碟边上堆着的白嫩嫩的瓜子仁笑得更开了。

韩文清视线直直地锁在台上那声音婉转如莺裙尾轻摆的身影,眼睛一眯砸下三个字:“没出息。”

“诶你说就算了别这么瞪他啊他得把妆哭花了吧。”罢了又扭头朝前面戏台上喊,“乐乐别怕,别忘词。”

一长长的水袖甩来狠狠刮过叶修的脸。

……

这场戏好歹是叶修点的所以他自然坐在最上席也就是最前面靠戏台最近是最好也最显身家地位的位置。当然是被那抛来的水袖轻易扇了个结实。

反正不是第一次了。

叶修笑得一脸痞相,叫得更大声了:“乐乐好香。”


·


歇台时桌上瓷碟里的瓜子仁已经堆成一个小山丘了,牛轧糖被挑出来排在瓷碟外。叶修也不含糊直接捏着碟子边沿仰头往嘴巴里面倾倒,数量不少啊嘴巴里都快塞不下了。

“我说,呃你要不要。”

“咽下去再说话!”看着叶修嘴巴里塞满的瓜子仁随着他张嘴说话就喷得到处都是白色碎屑,韩文清险些暴走。

“呃。”

叶修乖乖闭上嘴巴专心致志地嚼着瓜子仁,心里那叫一个满足啊。

这时韩文清噌地站起身。

“去哪?”还剩一点就嚼完了。

“去看看那个没出息的。”

“呵。”

素生欢,也就是脚下这个戏院。其实本来是叶家老宅里的一个,因为清末叶宅里一对夫妻闹和离最后那妻子以带走儿子为威胁而要到北城的一套院子。不大但也是叶家的,所以在那妇人去世后叶修父亲就给收了回来,家里的伯婶叔姨的都盯着主城的叶家正宅也不大在意这套院子。

刚开始叶父也不想搭理,因为这宅院可是在北城的西施巷子边上。西施巷子那是什么,沪城人有有谁不知道的呢。那里白天冷清得很就只能看到几个老大爷在街口卖糖人卖小玩具的。但一入夜,霓虹灯陆陆续续地亮起亮堂了整条街可比白昼,空气里溢满了花脂胭粉的艳丽味道。

“天沉了。”叶修走到大院中央抬头一看,头顶还是明亮一片可细看边缘却也泛上了深沉的藏蓝色。

地面铺着厚厚的落雪,踩上去同样是窸窸窣窣的细碎声响像是今天听戏时一直在耳边作响的议论声。真是厌耳。

叶修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叶父为什么要在这个臭名远扬的西施巷子里用自家的宅院建一个戏班子,是嫌自己的耳朵不够嚼吗。

好笑啊。

“你住这儿?”一旁沉默了好久的韩文清循望了一遍周围的环境问道。

这话里能听到的只有深深的嫌弃啊太明显了老韩我会伤心的。

“至少今天是,晚上赶回主城也不方便。”叶修无奈摊手如实回答。

“张佳乐也住这儿?”

“当然,不住这儿他能住哪?外面大街还是隔壁醉里湾?”

“?”

“就一妓院。”

“叶修!”还不待韩文清皱着眉捏着拳发表什么评论从院落里就出来一声吼,沾满了怒气。

被点名的人潇洒一笑:“乐乐!”

张佳乐从院落边上枣红色雕花柱后走出来,攥紧拳头在叶修眼前晃了晃:“乐!你!妹!”

“沐橙听到不会高兴的。”

此时的张佳乐戏妆已经卸个干净,清秀俊朗的面容看起来比台上五彩缤纷姹紫嫣红的妆容顺眼多了。只不过还穿着戏服里层的棉白中衣外面就批了件袄子。

老韩果然气场大一点这么着急就出来欢迎了吗。叶修又说:“乐乐你进屋多穿点,顺便把文清也带进去吧外面冷。诶对了,小周呢?怎么没看到他”出来迎接哥啊!

张佳乐脸垮了一大半,不耐地摆摆手:“别提你那个小周了,那就一哑巴什么也不说,就连让他做什么也跟听不到似的还是聋子吗?”

“胡说,小周怎么可能是哑巴聋子。他在哪儿啊?我去看看他。”

韩文清被晾了阵子终于插话:“小周是谁?”目光里尽数是警惕。

“就老叶收留的一乞,呃一个人。”张佳乐舌尖一转。

“男的?”韩文清。

张佳乐反问:“不然女的啊?”

“……”

叶修心念着这对话好怪然后就退一步退出了韩文清的出招范围。“小周是在东厢那边对吧我去了啊,乐乐你好好招待老韩我马上回来。”

立马转身。

默念:哥就是机智。



TBC.



评论 ( 37 )
热度 ( 33 )

© AISL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