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琅琊榜靖苏/短篇部分/试阅求意见)

【以下是文章前半部分内容,并未码完就觉得处处奇怪……已很久没有写过古风了,希望阅文的妹子提提意见。我好作修改。】


参商



by.温生



(看完琅琊榜就写点关于长苏的而已,cp的话主靖苏ww极多私设请注意)



===========================================



        梅长苏已鲜少梦见那被忠腔热血浸透的梅岭山头,意识模糊间也没有熊熊燃烧的火焰不会被苦烟呛得从梦里惊醒,面色惨白如纸迟迟不能喘过气来。苏宅里的人私下感叹这是好事,自翻案昭雪来也是了却了一桩困了宗主十几年不得好过的心事。偶尔也会听到来拜访的人拱手笑说先生的身体见康,梅长苏都是淡然一笑,不作回答为访客添上清茶。



           “先生有没有觉得今年的冬天,特别冷啊。”访客接过苏宅主人递来的茶,水盏清亮飘香,映射出屋外正簌簌下着的鹅毛雪。



        年前的雪下得甚早,寒流在还没正冬时就从北方袭来一个劲儿地往金陵城里钻。苏宅里早就攒起炭火烤得屋里一小方天地热烘烘的。梅长苏用小铲翻了翻盆中通红的木炭,道:“这金陵,哪年的冬天暖和过。倒是入冬早,催得院里那几株红梅都早开几天。”



        访客闻言仔细嗅嗅,果真有未浓的梅香远远浮来。



           “我记得,这梅花是陛下赐给先生的吧。”



           “哦?是吗,我可不记得了。”梅长苏回以一笑,晃了晃手中的茶盏,“再说我这儿种的梅花多了去了,我怎么记得哪株是陛下赐的。”



        听此访客也只能是笑笑,低头喝茶。朝中大臣官员都知道这位苏哲苏先生虽仍只有大梁客卿的身份却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谈吐之间论及政务即便不刻意点明,也足以让一群苦恼的朝臣幡然顿悟。对于一些人的问题他也乐于提点解答,事成后也不讨什么好处功名,平常送的礼也是不收的。



        但更多时候拜访苏宅解决疑难这事儿都不能被皇帝知道,不然就会被议论成无知没用被陛下责骂,哪里知道正色责骂的人只是舍不得某人累着。



         这人累了多年,已很难得到片刻休闲。



         梅长苏又道:“今日雪大,陛下的冬猎怕是不能进行了吧。”



         访客回答:“是的,筹备了好些日子的年初第一场狩猎,因为这纷纷大雪不免得往后推吧。”



           “在猎场上狩不了,陛下是准备在别的地方狩了吧。”



        这话轻轻落下,却激起听者眸底一片深深涟漪。访客见梅长苏脸上已有倦容,眼皮沉得似真似假,便起身告辞。出宅门前还止步嗅了嗅那沁人心脾的梅香,投以院落深处一眼转身离开。



        梅长苏收拾了茶具回到里卧,睡下时叮嘱黎纲折几株红梅插瓶中。阖眸前想起这些事儿以前都是飞流图好玩做的,真不该让他跟着甄平回廊州去。已经七八年了,也不知那孩子是否还记得自己。



        屋外的雪早已铺了厚厚一沓却还在往上增,

耳边甚至可以听到大雪嚓嚓剧烈飘落的声响,格外突兀。有旧人形容过这金陵城的雪,总是毫无风度矜持地下,滥滥泛泛不懂温柔,仿佛不知道城里百姓对它的骂止不住地落,落得天浑地浊只剩下广阔的茫茫一片为皇城赤红的瓦楞作景,徒是清冷。



        他笑蔺晨是在绿莹莹的江水以南呆惯了,便见不得这北方的雪白。



        蔺晨合上手中折扇,在梅长苏肩头敲了敲:“那你呢,长苏,你喜欢这金陵城的霜雪连天吗?”



        若是退个三十年,他还能说出这是我生属的故乡,一草一木都是我熟悉的四季都是我想念的,哪怕这漫天的飘雪。而如今的梅长苏只能隔着厚实的绒布衣料按住枯竭瘦薄的胸膛,听雪满院塘的细响。





        睡意迷糊间感觉有人为自己搌好被角,一抬眼便看到萧景琰棱角如刻的侧脸,轮廓的线条被昏黄的烛火勾勒得柔和而深情,只是视线不知飘向哪一处,直到梅长苏唤他才回神来。俯首试试他额头的温度,才叫门外候着的人准备粥食。



        梅长苏本想称自己午后吃过点心现在吃不下了,可见到这位大梁天子明写在俊冷脸上的不容推拒,就笑着住了口把头靠在萧景琰的颈窝间。也没问这人没在皇宫里呆着多少时辰到自己这儿来的。



       萧景琰顺势握住梅长苏的肩头,助他把上身的重量都置自己身上,轻声问道:“做了什么梦。”



       梅长苏抬手指向木案上的那瓶红梅,“梦见飞流了,去折梅花……每天都会折一束回来,那院子的梅花都要被他折成秃枝了。”



        沉默片刻,萧景琰偏头轻吻他的冷汗泠泠的额角:“那是你太疼他了。”



           “不是我疼他,是他翻墙头折的你靖王府的梅花,我不心疼罢了。”

   

        萧景琰不再同他置话,等粥食被端来就亲自用小匙乘着,屏息吹得温度合适才喂到他嘴里。后者只是笑看这人小心翼翼的动作,像是把自己待作珍宝细心护着,心里冒出孩子气的逗弄之意。



        咂咂嘴,“这口太凉了。



           “这口有点烫。



           “我不吃这个,太咸……那个太淡了也不好。”



        喂食的人忍不住放了碗,浓眉拢起没好气地道:“居然还有功夫同我闹,小殊你还吃不吃了。”



        看这张故意板起的面孔,梅长苏把目光别开十指绞着被褥耍起无赖来。萧景琰顿时哑了声没办法只能无奈一叹笑,把他脸扶正了继续一口挨一口地喂着。



        咽下一碗暖和的粥梅长苏眼底又蒙出沉沉的睡意,萧景琰扶他躺平睡下,剪了烛芯。梅长苏听见旁边是华服宽去的窸窸窣窣,下一刻就觉着自己腰间一紧,身子已被人揽进温暖怀中。



           “……不回宫里吗。”说罢他伸手附上萧景琰头上的束冠。



           “等你睡着我再回去。”



        梅长苏把手收回被褥里,念一句也不嫌麻烦就打算去睡。



        萧景琰低头吻他的发心,压抑情绪闷声说道:“今年你满四十,过了夏就随我入宫住。不许说不。”说话间梅长苏耳背贴着他的胸膛,敏感的耳翼感受到这厚实宽阔胸腔里传来的一频一频缓而沉重的拍打颤动。



        他回了声,“好。”



        屋檐上的积雪在夜里满满化成水滞滞往下落,噼啪声响像情人间作别时的喁喁情话。寒气卷着暗浮的梅香荡开,窗口漏出疏疏的几粒星。金陵城的雪该是又深了一寸。



       



        刚入春日淡泊之季,气寒料峭只有走云随意拂下的几束阳光,还不足以把苏宅的铜火盆给撤了。院里积的雪融水扫了干净,一些从房檐上接来的则被梅长苏留存下来用之泡茶。而泡来的茶则用来招待不一般的来客。



        送走了又一位愁眉不展的大臣,梅长苏举茶浇熄一旁火盆的炽热殷红。黎纲在侧为他整理近日发生的朝堂琐事,他只是闭眸假憩试图在这些细碎不易察觉的泛泛之事中理出一条明朗的事脉。



        今天梅长苏穿的是件浅艾绿的布衫,嵌着白色宽带滚边,落拓朴素不与凡俗争的模样。却是看的黎纲冷汗直落,虽说是自家宗主想要做的事,但当朝皇帝都明说了不许梅长苏过问朝堂之事哪怕是私下打听琢磨。



           “怎么不说了?”抬眸见黎纲神情难堪,捏着手中的信函却不再报告,梅长苏只能拍拍他肩膀安慰,“无事,他不会知道的。”



        说完拿过黎纲手中的信自己阅起来,末了嘱咐:“明日工部侍郎边大人得来了,你把那些条据准备下。”

       

        黎纲深深地看了江左宗主一眼,感到甚是心痛便疾步退了下去。



        梅长苏见此也觉着心里不适,仿佛还被深冬的雪屑塞着堵得慌。萧景琰同他说的事他尚未告诉这苏宅里的任何人,若给他们知道了,单黎纲一个人都要把他绑回廊州的。



       但他们都是知道蔺晨给梅长苏定下的不惑之年的劫数。说来也是让人笑话的,常言命数由天哪是一个山野大夫瞅瞅面色就轻易说出自己至多活到多少岁的。



        当时他听蔺晨垮着脸说出以现在的情况自己的寿命至多延至四十,过了四十自是一切都好说了。听者中有人面露喜色,但梅长苏往往是往坏处思量的,明明说的是自己的大事却拍拍一旁的萧景琰:“你别信……”



            “我不信这个信什么,信你连四十都活不足吗。”萧景琰也是着急冲头,毫不顾忌脱口而出,收口时才万分后悔把梅长苏搂入怀,按着这具薄薄的身子。



        那时大渝乱军入袭遭破的第三年,也是萧景琰登基为帝的第二年。一次言豫津同太后摆谈时说起找到了当年妙音坊的宫羽姑娘,那芊芊十指未改琴还是弹得极好的,邀至后宫抚琴,萧景琰从太后寝宫经过时闻此婉婉琴声久驻不行。



        后来这位年轻的皇帝在一介民女前红了眼眶,颤着声音问:



           “你知道他在哪里,对不对,你带朕去见他。”



        宫羽行礼,叩首不起。



       萧景琰不懂她这一礼是肯还是肯是梅长苏自己的意思还是其他。只是心中澎湃着滚烫灼人的情绪——他的小殊又回来了。



       他萧景琰何德何能得此幸,再次失而复得。



       后来他在深山林居里见到了梅长苏,正睡在以藤蔓编成的躺椅里小憩,远处有丝竹暗哑音调在清朗湿润的空气中微微振颤,随风飘到更远的山鞍间。清风丝丝缕缕,日光被斑驳树荫拍碎得明明灭灭。



       他走近他,未说话。只是把手覆在他的眼睑上,感觉掌心轻微却滚烫的颤抖。他掀开手掌,看见那双熟悉多年不变的眼尾清冷的眼睛,眸底清澈发蓝。



        蔺晨从木屋里踱步而出,只用了一眼就明了了,自个儿细心调养了三年的人怕是又要卷进那片混沌污潭里了。他是愿意同他回去的。



TBC.






评论 ( 48 )
热度 ( 165 )

© AISLING | Powered by LOFTER